美东时间4月29日周五,标普500指数收报4131.93点,较2021年12月31日收盘位跌13.3%,道琼斯数据显示,这是美股1939年以来最差同期表现——当年1-4月跌去17.3%,而1932年同期也跌去28.2%。

4月对于标普500指数来说相当凶残,月度累跌8.8%的跌幅创下2020年3月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

美国银行首席策略师Michael Hartnett表示,标普500指数跌破4000点将成为一个“临界点”,可能引发股市投资者大规模出逃。

Hartnett等美国银行策略师援引EPFR Global数据称,投资者已经开始逃离股票,在过去三周里,股票基金的资金外流达到了2020年3月以来的最高水平。在其周五的一份报告中表示:

自2021年初以来,流入股票基金的资金高达1.1万亿美元,其平均入场点是在标普500指数4274点,这意味着需要跌破4000点,这些资金才会忍痛离场。

今年以来,由于投资者担忧经济陷入衰退以及美联储为遏制通胀而激进紧缩政策,全球股市表现不佳。同样的,美国国债长达40年的牛市或已终结,美国国债市场的走势在2022年初就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滑坡之一,正如彼时Hartnett所说,在过去40年中,债券市场是牛市,但其将会进入熊市。

美国银行在报告中表示,债券今年已经遭遇投资者外逃的冲击,全球政府债券势将创下自1920年以来的最大跌幅。美银策略师表示,2022年债券和股票的“史诗级”下跌,反映了央行即将从量化宽松向量化紧缩的转变,并补充说市场情绪“糟糕透顶”。报告称:

鉴于人气和头寸的低迷,虽然市场有可能出现反弹,但反弹幅度不会很大,投资者根据趁机卖出。

据美银最近的调查显示,债券已成为全球基金经理中最大的空头头寸之一;而ICI数据则显示,在过去10周中,债券基金连续经历资金净流出,为2013年底以来最长的周期。而债券基金中,交易最活跃的The iShares 20+ Year Treasury Bond ETF今年已下跌了18%

Hartnett不久前表示,未来几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触及5%,并指出尽管长期前景看跌,但可能存在战术性买入机会。国债收益率最终可能升至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些一直以来持续看跌的策略师们将当前形势与1973-1974年尼克松担任总统时的情况相提并论,表示高通胀率意味着美联储必须收紧政策,直到经济面临衰退或市场垮掉,但是“在此之前,资产价格必然会下跌”。

不仅仅是美股面临资金外逃,新兴市场也将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根据IMF的分析显示,全球范围内通胀上涨的压力将会导致紧缩的货币政策。一般来说,一旦美联储开始进入紧缩的周期时,就会对新兴市场产生外溢的效应,会造成整体的全球紧缩环境,不过目前还没有看到新兴市场出现大规模资金外逃的情况。在财政方面,现在期待各国经济将会从疫情当中复苏过来,各国政府都将从大规模财政政策中慢慢退出,回到一个更加稳定的财政周期。

星标华尔街见闻,好内容不错过

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请独立判断和决策。

资金都逃去哪里呢?etter-spacing: 0.2px;line-height: 30px;background: rgb(242, 243, 244);color: rgb(34, 34, 34);font-family: “Helvetica Neue”, Helvetica,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Noto Sans CJK SC”, “Noto Sans CJK”, “Source Han Sans”, “WenQuanYi Micro Hei”, “Microsoft YaHei”, sans-serif;text-align: start;white-space: normal;’>

自2021年初以来,流入股票基金的资金高达1.1万亿美元,其平均入场点是在标普500指数4274点,这意味着需要跌破4000点,这些资金才会忍痛离场。


今年以来,由于投资者担忧经济陷入衰退以及美联储为遏制通胀而激进紧缩政策,全球股市表现不佳。同样的,,美国国债市场的走势在2022年初就出现了历史上最大的滑坡之一,正如彼时Hartnett所说,在过去40年中,债券市场是牛市,但其将会进入熊市。

美国银行在报告中表示,债券今年已经遭遇投资者外逃的冲击,全球政府债券势将创下自1920年以来的最大跌幅。美银策略师表示,2022年债券和股票的“史诗级”下跌,反映了央行即将从量化宽松向量化紧缩的转变,并补充说市场情绪“糟糕透顶”。报告称:

鉴于人气和头寸的低迷,虽然市场有可能出现反弹,但反弹幅度不会很大,投资者根据趁机卖出。

据美银最近的调查显示,债券已成为全球基金经理中最大的空头头寸之一;而ICI数据则显示,在过去10周中,债券基金连续经历资金净流出,为2013年底以来最长的周期。而债券基金中,交易最活跃的The iShares 20+ Year Treasury Bond ETF今年已下跌了18%

Hartnett不久前表示,未来几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可能触及5%,并指出尽管长期前景看跌,但可能存在战术性买入机会。国债收益率最终可能升至2007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些一直以来持续看跌的策略师们将当前形势与1973-1974年尼克松担任总统时的情况相提并论,表示高通胀率意味着美联储必须收紧政策,直到经济面临衰退或市场垮掉,但是“在此之前,资产价格必然会下跌”。

不仅仅是美股面临资金外逃,新兴市场也将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根据IMF的分析显示,全球范围内通胀上涨的压力将会导致紧缩的货币政策。一般来说,一旦美联储开始进入紧缩的周期时,就会对新兴市场产生外溢的效应,会造成整体的全球紧缩环境,不过目前还没有看到新兴市场出现大规模资金外逃的情况。在财政方面,现在期待各国经济将会从疫情当中复苏过来,各国政府都将从大规模财政政策中慢慢退出,回到一个更加稳定的财政周期。资金都逃去哪里呢?